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华灯下的血腥味儿
华灯下的血腥味儿

华灯下的血腥味儿



迷幻灯光下,狂野诱人的节奏刺激着人们每一个细胞,那无处不在的肢体碰撞像一种诱人的毒药抹去了人类最后的理智。男男女女们随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种气氛之中。染金发,戴着耳钉,露脐装,穿着超短裙,这是个纸醉金迷的世界尽情挥霍。

  圆形舞台上,赤裸的女人趴在地上疯狂的与男人交姌,绚丽妖艳的纹身为她诱人的身体增加了几分神秘的诱惑,充满弹性腰肢被男人楼主,在身后男人的冲击下如水蛇般摇摆着,丰满迷人的臀部不时的扬起疯狂的战栗,男人们一个个把硕大的肉棒插进她娇艳的红唇中,疯狂的抽插,爆发。嘴角流淌的精液,一双饱含无奈的眼神渐渐被欲望充满,只有男人兴奋抓起她的头发,一次次的把丑陋的肉棒塞进她嘴巴里时,她的眼角才会露出让那些人发狂的不屑。

  三年前扛把子的男人死了之后,一个女人镇住大大小小几十个头目,道上的人见了面都要恭恭敬敬的叫一声虹姐。我不由的向那个圆台旁边眯着眼睛端着酒杯的男人看去,他如残酷的猎手一样欣赏着猎物,那张布满笑容的脸却让人不敢正视。

  她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两年前我在这里开始,每隔几天都会到酒吧里喝几杯我调制的「烈焰」,那冷艳的外表下也隐藏着一颗与烈焰一般炙热的心。两年来,她每次拿起酒杯时脸上绽放出短暂的笑容还是让我悸动,直到昨晚,我把她扶进房间之后,她悄悄的插上门,我早该想到,她这样一个女人怎么会醉。那夜,她的热情如盛开的红玫,半空中跳动的嫣红、疯狂扭动着的腰肢还有布满嫣红肌肤上动人心魄的凤凰,她毫无顾忌的索取着,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
  「为什么是我,阿柒比我更喜欢你!」

  「你可以控制自己,可是他不能!」我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如果是阿柒,这个新会区最能打的马仔现在已经横尸街头了。

  「再来一杯!」吧台上,醉眼朦胧的女人把杯子推到我跟前,性感的红唇充满了诱惑,V字型的衣领下面,一对诱人的乳沟若隐若现。

  「雪姐,你再喝就醉了。」我按住女人的手。

  「醉了不更好!」女人摇着脑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比我清楚!」
  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每当黑夜降临,霓虹灯开始闪烁,这里便开始被一种新的规则统治,法律与秩序失去了作用,在一些稀奇古怪的「惯例」下人们尽情的发泄着心中暴虐,一切疯狂与不可思议都变成了现实。

  她嘲讽的眼神让我心头一阵发堵,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满满的倒上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水在喉咙里形成一条火热丝线,剧烈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咳嗽起来,眼前的景象似乎也迷幻起来。我仿佛看到昨夜台上疯狂与男人交合的女人缓缓褪下的衣衫,凤凰图案的刺青如她性感迷人的身体与她的热情一般充满了野性,而此时,这个独特的女人却不得不用自己的身体甚至生命取悦这里的看客。

  「文涛,你什么时候也学人家喝酒了!」两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一个优秀的调剂师可不能这样!」秦岚如往常一般穿着一条白色的套裙,深深的乳沟和娇艳的红唇确如这夜色一般充满了魅力,她身边的霍妮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裸露着俏丽的双肩,黑色的水晶高跟鞋越发衬托出她们身体的欣长高挑,也让她们与这里的环境越发协调起来。

  「帅哥,来两杯兑火的蓝冰!」霍妮摇曳的身姿让周围的男人一阵失神。
  她们这样的女人是酒吧最欢迎的客人,受过高等教育,拿着不菲的薪水,白天为了工作升职努力奋斗,只有在夜色降临之后改头换面以另一种形态来到这里,在黑暗与噪杂中释放都市生活中的紧张与压抑,很多时候,她们不介意和看的顺眼的男人来次一夜情。

  「今天的节目很刺激!」秦岚微微翘起的嘴角让我一阵烦躁:「不过你似乎不太喜欢,不介意的话,一会陪我们两个喝一杯!」她摇曳的身姿淹没的灯红酒绿中,晃动的阴影中,两人坐在往常的位子上。

  两米高的金属穿刺杆矗立在圆台中央,又一个男人在虹姐身体里爆发出来,颤栗着把一股股精液射进她子宫深处,与此同时,插在虹姐嘴巴里的肉棒也被抽出,一股股浑浊的精液顺着她迷人的嘴角溢出,耀眼的光束照在她高高翘起的臀部,待到身后的男人抽出阴茎,一股股浑浊的液体在众目睽睽下从她诱人的下体喷涌而出。

  一身黑衣的男人走上台,他是现在整个城市的地下世界的统治者辉哥,两个壮汉拖着虹姐的双臂要把她扶起来,后者倔强的挣开男人的双手抹了抹嘴角的精液,尖翘的酥乳上布满了咬痕,乳白色的液体顺着她修长的大腿淌下,她浑圆的臀部微翘傲人的身材依然让人惊艳,让曾经无数次意淫过她的男人一阵心跳加快,今天是这里男人的天堂,虹姐,这个强势冷艳的女人终于从高高的神坛上走下,在新任老大的意志下以最耻辱的方式处死,很多人猜测这个女人似乎和辉哥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好让跟随她的马仔得以保存。

  黑暗的角落里,阿柒紧紧的握住拳头,眼中的怒火似乎要把世界融化。
  今天的仪式代表着这个女人时代的结束,辉哥挑起女人倔强的下巴:「我会遵守我的诺言!」「我也是!」女人回应道:「你,敢在这里操我吗?」她一只手攀上男人的脖颈,诱人的身体蛇一般缠到男人身上。

  双手被反剪起来,壮硕的分身从后面插进虹姐身体里,冷热不忌的辉哥毫不顾忌的行使起他的权威。雪白的酥乳在半空中摇摆,虹姐两条修长迷人的大腿不由自主的分开,在男人的冲击颤栗起来。

  「好样的老大!」

  「辉哥,操死这娘们!」小弟的欢呼声中,一股征服的快感让辉哥越发兴奋起来,这是一场征服者的盛宴……

  「跪下!」辉哥在虹姐身体里爆发过后,程序正式开始。

  黑衣帮会成员手中修长的军刀高高举起,灌进一份烈性春药后,彪形大汉把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女人双手反剪在背后,让她迷人的身体向前倾斜,两只饱满的乳房仿佛吊在半空,壮硕的肉棒再一次插进她身体里。药物作用下,虹姐迷人的肉体绯红起来,男人一次次毫不留情的鞭挞中,她的身体性感的挣扎着,从一个顶峰攀上另外一个顶峰,诱人的娇吟声中,坚强的意识正在迷离……

  我痛苦的闭上眼睛,刀光闪过,虹姐曾经冷艳动人脑袋滚落在地上,一股血箭从她断颈中喷出,而此时,她迷人的身体依然兴奋的颤栗者,不知疲倦的和身后的男人交合着。分开的双腿之间,她娇嫩的甬道本能的吸吮着男人的肉棒,两颗浑圆坚挺的乳房兴奋的抖动着,雪白的肚皮颤栗着在男人的爆发中抽搐着迎来一阵阵前所未有的高潮。

  「砰!」的一声,男人从虹姐身体里抽出肉棒把她丢在地上,背面朝天的无头尸体撅着浑圆的臀部,两条修长的大腿依然不知疲倦的在地上挣扎着。人们把她无头的尸体翻过来,只见这位昔日让人胆寒的女人双腿淫荡的张开挣扎着,身体以一个迷人的节律抽搐着,饱满的肉穴敞开着向外涌出一股股乳白色的秽物,无论如何,她依然是个女人。

  这是一个充满了欲望的世界,性感的艳尸长达几分钟的挣扎中,人们「欣赏」着无头尸体精彩的表演,毫不吝惜自己的兴奋与欢呼,直到一股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迷人的下体淌出。

  「你们的酒!」我放下酒杯,眼前的女人如此动人,我却连往日的欣赏也没有,虹姐无头的身体耻辱的穿刺在圆台中央的金属杆上,两条修长的双腿无力的张开,私处毫无顾忌的展示在所有人面前,那妖艳的凤凰纹身除了让她看起来更加淫荡一些再无其他用途。今晚之后,人们心目中的她不会再是一个冷艳与恐惧的代名词,而是一具能引发人们无尽兽欲的艳尸,辉哥,真是好算计!唯一让我奇怪的是,阿柒,他居然没有冲上去拼命。

  「你不陪我们喝一杯吗?」秦岚幽幽的道!

  「阿涛!难得客人请你喝酒,这边我先照顾着。」声音的主人是和我同在吧台的唐若嫣,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虽是平时没有少和我学调酒的本事,平日里她和秦岚她们混的挺熟的,唯有她明美的眼神无法让我拒绝。

  「好吧,给我来杯烈焰,帐算在她们两个上!」

  「你这男人真好意思!」霍妮抿嘴道,却是一边的秦岚接口道:「她,就如烈焰一般!」

  「恩!」我愣了愣道:「炽热而冷艳,你认识她!」

  「有所耳闻!」秦岚微微一笑:「今晚能不能单独和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她迷人的嘴角轻轻挑起:「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个香艳的邀请,毕竟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不好!」

  「岚姐,你是不是早就想勾引这个小帅哥了!」霍妮娇笑着道。

  为了证实自己的实力,虹姐无头的艳尸整晚都被穿刺在大厅中央,我不忍继续呆下去告了假坐上了秦岚的跑车。这女人家如她人一般,处处透露着优雅与闲适,雪白整洁的客厅里,她坐在我对面,优雅的打开一瓶红酒。

  「我真没想到今晚我会在这里!」我望着对面的佳人叹了口气。

  「人生,就是充满了这样不可预知!」她笑了笑:「就像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请你来这里,或许是因为你的眼神,女人总是充满了好奇与同情!」
  「或者是因为酒,我无奈的笑了笑!」

  「或许是吧!」秦岚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道:「蓝冰我喝过很多,可是兑火的蓝冰却只有你这里有!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想到的!」

  我笑了笑:「这要感谢今晚那个女人,这本事是她教的!什么样的女人要喝什么样的酒,兑了火的蓝冰才更适合你!」

  「干杯!」秦岚举起酒杯:「你不觉得,虽然充满了无奈,但是今晚那个你叫她虹姐的女人,就像烈焰一般璀璨!」

  「或许你是对的!」我的眼前浮现虹姐最后的疯狂,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大多数人更在意她的身体!」她也如我这般一饮而尽:「这就是人生的无奈吧,或许大多数人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已经没有任何烦恼,可是……」她说着站起来道:「在这里等着,我,给你一个惊喜!」

  婀娜的身姿消失在我视线中,当再次出现时,她性感妩媚的躯体让我几乎忘记了呼吸,诱人的红唇翘起,充满诱惑的双手轻轻解下乳罩,两颗饱满的玉乳在灯光下随着她的脚步颤抖起来。纤细动人的腰肢,黑色的吊带丝袜裹着她修长的美腿,雪白的肚皮上深陷的诱人肚脐,半透明内裤之下黝黑的耻毛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怎么样!」嗒嗒,的高跟鞋声中,她已经来到我面前,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她诱人的体香,她是一个极懂展示自己的魅力的女人,饱满的胸脯挺起,高跟鞋上两条修长迷人的大腿完美的展示在我面前,内裤掩盖着的凄凄芳草近在咫尺。「这条内裤是我精心挑选的,不过大部分男人更喜欢脱掉它!」她的嘴角带着迷人的笑意,魔鬼般诱惑着。

  我轻轻拉下她透明的内裤,像欣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一般欣赏她迷人的身体,之后粗暴的把她按在桌上。殷红的酒液顺着桌角淌下,让她颤栗着的黑丝美腿显得格外诱人,她是个尤物,炙热的甬道紧紧夹住我的分身,低沉诱人的呻吟声让尽情沉醉在她迷人的身体上不能自拔。

  经历了彻夜的狂欢,随着人们离去,清晨的酒吧显得格外冷清,圆台上,虹姐的穿刺在长杆上的无头艳尸已被移走,只留下一滩淡淡的血痕。我的心中一痛,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女人因为各种原因在晚上半公开的处死,她们的尸体根据品相被卖到地下肉庄或者一些有钱人,来这里狂欢的人们早已习以为常,或者更加关心的是这些女人被处死时血腥而香艳的过程。

【完】